您的位置 : 小说-任游小说网|最新最好看的小说网 > 资讯 > 许你淡饭粗茶小说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在线阅读

许你淡饭粗茶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15 11:50编辑:

出茶穿越小说许你淡饭粗茶里有两个分别叫廉佞黎宁的主角,在此书中廉佞与黎宁是恋人关系,想知道就来看看这本许你淡饭粗茶小说吧:琐事暂且不表。下午,宫里的赏赐便到了,除了卢公公说的补品之外,还添了黎宁的赏赐:一对若仙似盈耳环,一只花底琉璃花樽,一件品月段绣玉兰飞蝶氅衣。

《许你淡饭粗茶》精选章节

  “京中的街道上,行人熙熙攘攘,黎宁听着马车外喧闹的吆喝声,挑帘看着窗外各样的新奇的玩意儿。虽然黎宁来这世间已有三年,却不曾来着京城内游玩。

  虞国公府坐落在东北街道的沿河处。黎宁随着虞老太太一同下来马车。

  虞国公爷与国公夫人早已候在门外。国公爷年过三旬,生的温文尔雅,国公爷一身靛蓝锦袍小心翼翼的扶着弱骨纤形的国公夫人史氏,领着两个伸头张望的男孩。

  这位嫡母,黎宁倒有所了解。性子温婉柔顺,却又不失端庄大方。来国公府次年便生下嫡长子且还是双胞胎虞行衍和虞行侑。过后七年虽未怀上子嗣,可国公爷的心思一直放在她的身上。而今年又传来喜讯,已怀孕二月了。

  这位看似弱小的主母却又恩宠不断,且将国公府打理得井井有条,连府中的仅两位姨娘也对她甘心信服。

  “母亲。”虞国公恭顺的接过虞老太太。

  “母亲。”国公夫人施着礼。

  “当心些身子。”老太太扶起史氏。看得出老太太是真心满意着第二位媳妇的。

  “祖母,姐!”两个小男娃异口同声道。这两男孩长得几乎无二,连着衣饰也是一模一样的,真是有趣。

  而黎宁在这两兄弟的眼中却是位言行规矩的小大人,跟在祖母身边的,性子定然无趣。

  众人一一见过礼,家中已准备好了午膳,也是给虞老夫人和黎宁的洗尘宴。

  “母亲,您以往的长宁院已为您收拾妥当了。黎宁自小跟在您身边,我便将她的院子安排在您院子的左后侧,就是那长清院。”史氏小心翼翼的伺候着老太太。

  “也好。”

  “母亲的院子倒是有常年打扫的,布置也是您以往的一应物什。只是黎宁院中,这两日也只来的即打扫,基本用具倒是齐全的,只一些摆设,也是想等着黎宁自个回来按照她的喜欢再布置一番。”

  等黎宁回到长清院,看着自己的院子,才晓得这史氏不仅心思细腻还行动敏捷,两日就把无人居住的院子收拾的和新的一样。当然,这是后话了。

  “只不过这两日怕是没时间去采集,明日亲朋们定是要来看望您老人家的。”

  这样说来,明日才是真正的洗尘宴了。

  琐事暂且不表。下午,宫里的赏赐便到了,除了卢公公说的补品之外,还添了黎宁的赏赐:一对若仙似盈耳环,一只花底琉璃花樽,一件品月段绣玉兰飞蝶氅衣。

  虞老太太一回京中,宫里便传来了御赐之物。不花多少时辰,这大街小巷都知道了。

  人人都忆起前国公爷与虞老太太的往事来:

  前虞国公一生征战,名声赫赫,少有败绩,在壮年时只娶了虞老太太一妻,两人伉俪情深,不知羡煞了多少旁人。然而世事无常,在穷凉一战中,前国公爷为国捐了躯,战死沙场。

  虞老太太收到噩耗时憔悴了多日,终是体谅着自己还有个尚未及弱冠的儿子。重整精神,一人扶持着整个国公府。,也将如今的国公爷教养成才。却又在国公爷娶了第一位妻时,离了京城住在了别庄休养身体且避门谢客。今日回京,少不得多少 以往前国公底下的官员要来拜访的。

  因此,今日的来客络绎不绝,前脚刚送走了一批客人,后脚又来了一批。

  按理说黎宁才刚回到家中,可做两三天的悠闲闺女的,可如今史氏怀了身孕,黎宁身为嫡长女,不得不赶鸭子上架,被迫来接待女眷。

  真真是体会了当家主母的辛酸!

  不多时,外头丫鬟前来通告长公主与宣王妃一道来访。

  在史氏身旁打着下手的黎宁赶忙又扶着史氏去迎接两位尊贵的女眷了。

  这长公主是当今皇上的长姊,年少时就与虞老太太是手帕之交,听说了虞老太太回京,立刻赶来看望老太太了。与宣王妃在路口相遇,便一道来了。

  黎宁将长公主送至祖母的长宁院,两位老人多年未见,各自压抑着心中的酸楚,聊起了过往。长公主又送了黎宁一对玲珑镯。伺候了片刻,又回到主院,帮衬史氏去了。

  日晕西沉,人影才疏散了不少。却在这时,迎来了两位黎宁意想不到的人。

  来人是黎宁的大舅舅与大舅母,便是黎宁生母的胞兄与长嫂。

  黎宁生母施氏是离州望族施家大房的嫡女,施家不仅仕途通达还出了不少的经商人才,也就是说人家不仅有权还有钱!

  这位大舅舅便是现任大理寺少卿,他的长子也在京中任四等侍卫的职分。

  在黎宁生母逝世后,虞国公次年便续娶了填房时,施家老太太,也就黎宁外祖母便派人来提出接黎宁去离州住些年日。被虞老太太以离州离京甚远,黎宁身子不好不宜出远门为由拒绝了,且将黎宁接到身边抚养。

  今年这大舅和其长子同升来京中任职,本就要寻个时机去见见黎宁,不想虞老太太如今回来了,夫妻二人才上门来。

  老太太闻到风声出了长宁院,亲自来接见两位亲家。

  “说来愧疚,素来晚辈未看望您老人家,是晚辈的失礼了。”大舅舅蓄着一缕山羊胡,说起话来,胡子也跟着一抖一抖的,在黎宁眼里增了不少喜感。

  “哪里,你我两家相隔甚远,我这老了的身子不好,不宜见人,才碍得你们常年见不到黎宁。”老太太唤来黎宁,黎宁对着这未曾谋面的大舅舅与大舅母见过礼。

  坐在一旁的大舅母生的圆脸杏眼,看着很是和气。她爱怜地拉过黎宁与她絮叨,又将一只羊脂白玉镯子送予黎宁。早在先前进门时大舅舅就命人抬进两只沉甸甸的大箱子,黎宁只感到这舅舅舅母可真财大气粗!

  几人寒暄过后,大舅提出黎宁哪日上他府上的事,如今大舅家也住在京中,两府又相隔不远。老太太从前不过是留住自家的孩子,没有家人正在,让自家孩子寄人篱下的道理。老太太也知道那施老太太不过是当心自己宠爱的女儿生的小孩在虞家受苦罢了。况且那时黎宁身子禁不起长途颠簸。

  如今是去施家做客,黎宁的身子也好上了很多,而施家又同在京中,就是现今让黎宁去离州外祖家住些时日,虞老太太也是不会反对的。

  送走这两位长辈,黎宁才得以喘口气,倚在祖母身旁喊着真是累垮了。

  老太太抚摸着黎宁的发丝笑道:“这还不算什么呢,今日你不过是充当了个帮手,便忙得手脚不停。若日后你成了家,少不得要一人处理诸多事务。”

  “那我就不嫁好了,陪在祖母身边逍遥度日。”

  “傻孩子,整日只知道躲懒,难怪忙的力不从心,你也到了年岁了,日后还是多跟在你母亲身后多学习些。今日你大舅来,过几日,你也理当去拜访他的。”

  “是。”

  正值童年的黎宁,就因这古代的习气,生生操上了持家的劳累。一个月以来黎宁都在不停的学习,不停的帮衬史氏。这史氏觉得这位天赐的女儿实在太“贴心”了。贴的自然是她劳累的心。黎宁本就不是真小孩,学起这些事来自然也不用太吃力,这史氏发现了黎宁的能力,简直像得了大馅饼似的,心情好的不得了!看她近日的脸色就知道了。事务也放的越来越宽,甚至让黎宁觉得这母亲是不是做了甩手掌柜!

  瞧今日就是将家中的采集全权交给了黎宁办理,只让身边的大丫鬟折枝,琼枝来帮衬她。

  当物什都采购得差不多时,时辰还尚早。看着西边的暖阳,黎宁感叹可以早些回去休息了。

  “姑娘,您的院子至今还没有其他的布置,不如去花市看看吧!”折枝提议道。

  “是呢!”琼枝立刻点点头,“古石街的花市,一年四季都花香四溢,姑娘自小住在别庄肯定还没有去看过吧!”

  “没有没有!”黎宁还未出声,且欣就摇着拨浪鼓替黎宁答了。又闪着眼道:“姑娘,去看看吧!”

  黎宁看着这群丫鬟们的模样,是她们自个想去逛花街才对。嘛!反正没去过,丫鬟们又这般恳求,也不好做恶人。

  于是,一行人来到古石街,在街外就闻到了各种奇异的花香味。

  “踏入古石街,就如同置身于花海之中,一年四季的花在这都能见着。

  一株蓝紫鸢尾花,花瓣开得宛如翩翩彩蝶,让黎宁不禁想起希腊神话中的彩虹女神爱丽丝。鸢尾花不仅有光明与自由的象征,还是“黄金”的象征。黎宁自学习看账本,对钱这俗物更是爱得不行!

  “姑娘,可是看中这鸢尾花?”且欣上瞧下瞧观察着这鸢尾花是哪里吸引了她家姑娘。

  “嗯。”黎宁向旁寻找这花圃的老板。

  一位穿着玫瑰银鹊无边群,头戴金累丝嵌红宝石双鸾点翠步摇少女正弯腰伸出两手捧着一株瓣莲兰花的最底下颤颤欲落得花瓣。步摇发出叮咛的清脆声响。少女身后除了两位秀气的丫鬟还跟着两个亿看就是练家子的侍卫。

  而黎宁要找的那位老板本是朝黎宁走来,但听见玉的声响,回头看到自家门前蹲着位身份不凡的姑娘时,又折转脚步朝那少女走了去。

  这店家可真是好眼光!也是,就自己的这身打扮,还有自己看中的花可比不了瓣莲兰花的高贵。

  “小贼,别跑!”

  “抓贼啊,抓贼啊。”

  街口不知何时起了骚动,人群中传来阵阵抓贼声。人人转身看向街口,发生了何事。呼喊声越来越近。

  “什么事什么事?”正在看花的少女立刻拨开了自己的丫鬟,朝前头跨去,那一脸的兴奋完全失了先前的尊贵模样。

  正在这时,一个瘦子的黑影猛地冲上前来,而街两道的墙垣上不知从哪窜出了两个水蓝色身影,喊道:“小贼,哪里跑!”

  “啊!——”一声尖利的女高音冲向天空。

  黎宁不禁为那位少女揪了把心,岔开并拢的手。只见那少女不仅被冲来的黑影压在底下,还加着那两个不知哪儿窜来的蓝影压着,这叠罗汉的样式——最底下的人才最苦啊!

  “郡主!”

  “郡主!”

  “郡主!”

  “郡主!”

  四声齐呼,少女的丫鬟与侍从立刻奔了过来,那两个侍从,一人一手将两蓝影拎起丢了出去,又一脚将黑影踹向一旁,两丫鬟立刻扶起灰头土脸的少女。

  这般迅速默契的行事作风真叫人佩服。

  而那被扔出的两蓝影敏捷地一个后跟翻,双双双脚落地。后头传来刚才喊贼的嗓音,两个长青袍小厮挤出人群。

  站在人群外的黎宁这才看清黑影是个瘦骨嶙峋的小乞丐,而那两位站定的蓝影竟是自家的双胞胎弟弟!

  郡主靠在自家丫鬟怀里,怒目着压倒自己的三个小孩,扯着嗓子骂道:“竟敢冲撞本郡主!活腻了你们!”

  太失态了!长公主府的脸面都被她丢光了!咳,要是自家丫鬟侍从不喊出郡主的名头,还只是丢自己的脸,没丢公主府的。

  黎宁的两位弟弟相视一眼,其中一位走上前方。黎宁认出那是哥哥虞行衍。

  “对不起,冲撞了郡主,只是……”

  “只是什么!冲撞了我还有理由了?”这位郡主看起来气极了,不等对方说完,“把另两个给我带过来。”郡主吩咐身边的两位侍卫。

  侍卫人高马大的,轻松拎起那躺在地上的小乞丐。

  虞行侑看了看,咽了口口水,默念着“敌强我弱。”乖乖的主动走到哥哥身后,两小厮察觉两主子不小心惹出了麻烦,都默默地跟在后头。

  两兄弟压于两侍从的强悍,虽说自己会些三脚猫功夫,可和公主府里的侍卫比起来,还是完全没有胜算的。

  “你们俩是谁家的孩子?”郡主柳眉一挑。还好只是被三个不足十岁的小孩压着,现在还能那么大嗓门地摆摆架势。

  “国公府。”虞行衍低声说道。这郡主不会告诉自己的爹娘吧,虽然爹娘外表温柔,可训起自家孩子来可不温柔,何况那严厉的家规还摆在那呢。

  虞行侑的心中和哥哥一样,打着不安的小鼓。

  “国公府?”郡主皱这眉,这国公府的虞老太太不就是祖母的好闺友么。想到这神色不禁就缓和了不少。

  “咳咳!”郡主佯装严厉道:“你们俩这般胡乱的冲撞是做什么?”

  虞行侑虽然人小但心眼大,眼见这位郡主缓和了口吻,立即指着趴在地上的小乞丐,回道:“这小贼抢了位老太太的钱袋,我们这才追了上来。”又举起了刚在混乱中夺回来的钱袋。

  “原是如此!你们也是侠义心肠。”郡主点了点头,继续道:“这般,本郡主也不是心胸狭隘之人,如此便不与你们计较了。”又低头看了看趴在脚前的小乞丐。众人的眼一同随着郡主的目光看去:

  这小乞丐立刻停止了刚被侍卫扔在地上不小心压着的左手。已经被压麻了。

  装得也太没有技术含量了!

  “喂!”郡主以脚尖点了点小乞丐的头。

  小乞丐依旧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郡主的眉拧得更紧了。

  “关进衙门。不,给我带回去,打他二十大板。”

  “郡主饶命,郡主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就他那枯瘦的身板,十棍下来还有命就不错了。

  才刚还是挺尸的小乞丐,立刻吓得炸起尸来,一个劲地磕头求饶。

  黎宁不知为何,看着这枯瘦的小乞丐起了怜悯之心,领着丫鬟,步入人群。

  “郡主,这小乞丐本是我家中打出来的不听话小厮,如今冲撞了郡主,也是我的不是。”

  郡主看着走来的瘦弱高挑的女孩,有些困惑,不知来者是何人。

  虞家两兄弟听见这声音不禁齐齐错愕转头,果真是他们的亲姐姐!天啊,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下免不了要受顿罚了。这姐姐定会如实转告母亲的。只是,这姐姐怎么扯谎说着小贼是自家的?

  黎宁瞥见两弟弟惊愕的神情,抬了一眼望了过去。

  两兄弟竟看懂了这位梳淡的姐姐的眼神——那意思是让他们噤声吧!

  这小厮向来不听话,家中打过他不少次。今日竟犯下了这等大错,不仅偷窃还冲撞了郡主。这罪绝不可绕,这小厮就让我领回家打死,免得劳烦了郡主。”

  “额,打死就不必了,打他半死不活就好!”

  黎宁弯了弯嘴角,这郡主可真是刀子嘴豆腐心。自她说要将小乞丐送进衙门又说带回府中打二十板子,黎宁就猜着,这郡主是怕那官大人因着长公主的面就将这小乞丐打死了吧!

  而那二十板子的数量,恐怕是郡主不知对小乞丐来说有多重吧,那只是一般成人的量。当然也有可能真想直接给他二十板子,不过这郡主连花都舍不得让它受伤,心,也就没那么狠毒!

  “是,郡主可真是个慈善的人,”看了眼那扭头一直盯着自己的小乞丐,“还不快谢过郡主。”

  小乞丐立刻转过脑袋恭敬的跪在郡主面前,磕着响头,“谢郡主留小的一命!谢郡主留小的一命!”

  街头闹事完结,黎宁叫住正想开溜的两兄弟,带着他们出了古石街,也一同带上了小乞丐。

  “今日的事全当没有发生,你们把钱还给老人家后立刻回家。”

  两兄弟一脸的震惊,又露出狂喜的神色来,一会又看着黎宁身后的折枝,琼枝。

  黎宁慢悠悠地观着两兄弟唱戏似的变来变去,回头看着折枝,琼枝二人。

  两人楞了下,立刻道:“奴婢什么都不知道。”

  两兄弟终是露出了全然的喜色。正想送钱给还人家,才转了个身。

  “站住,我话还没有说完。”黎宁依旧慢悠悠道。

  如今这两兄弟绝对不再认为他们的姐姐是循规蹈矩的深宅中不谙世事,恬静的淑女了!两人惶恐地看着黎宁。

  “你们的功夫,哪学来的?”黎宁觉得现在的国公爷走的是文道,也不记得有看过听过这两孩子拜师学武。

  就这问题?两兄弟又错愕了一次,“是小时跟着一位哥哥学的。”

  哥哥,黎宁点了点头,又道:“把他带上。”指了指小乞丐,“就说是我找回来的小厮。”

  小乞丐震惊的看着黎宁。

  “你日后便在虞府当差吧。”

  “啊?”

  “啊?”两兄弟也震惊了,竟然要让一小贼来家中当差。

  “有问题?”黎宁瞟了眼两兄弟。

  “没有没有。”兄弟二人立刻顺从了。

许你淡饭粗茶

许你淡饭粗茶

作者:出茶类型:穿越小说状态:亚博体育app可信吗

黎宁转了转头看向从容静静地立在一旁给人一种颇为稳重的感觉,又将眼睛挪了过来看着从锦,想着自个一个21世纪的大学生不过来这世界两年之久,便被一个如此小的姑娘看透,总有种吃了黄莲般的无奈、委屈难以述说。无不感慨这古代的女娃不是一般的早熟,十五六岁便能成家的,能不老成么?

小说详情